揭秘寂静六十七年战绩:38军曾击毙美军上校

机器人总动员 

  朱冬民有个想法,也是我军恒久作战实践所证实的:就是敌方提供的证据也可以证实我军的战果,而且更有说服力。如抗战时,我八路军击毙日军阿部规秀中将,虽然日军马上运走了遗体,但以后日本报纸宣布了新闻,这个重大战果就获得证实。因此,朱冬民使用转业到北京外国语大学事情的便利条件,查阅了许多外国的书籍和资料。那天我找到他时,他告诉我两个信息:

  今年是建军九十周年的主要历史时刻,当前,我军新的向导指挥体制、新的武器装备、新的规模结构和气力编成,正在使我们这支伟大的军队发生亘古未有的厘革重塑,但政治建军的基础原则永远不能变,实事求是的优良作风永远不能丢。传承这个红色基因,发扬这个庆幸传统,对于贯彻落实习主席强军头脑,规矩民风,革新事情,实现强军目的,建设天下一流军队,真是太主要了!在这个时间,自愿军这个重大战果能获得核实,核实的是战果,赞颂的是英雄,传承的是精神,开拓的是未来,这是革新强军的生动课本,也是向建军九十周年献礼!

  听了老首长的讲述,我心中十分感伤,自愿军先进在朝鲜战场上,以极其落伍的武器,在极其艰辛的情况,与装备现代化武器的敌人作战,所取得的每一个战果、每一次胜利,都是那么极其的珍贵。尤其是击毙美军上校这个重大战果,若是其时公然披露、鼎力大举宣传,对于激励士气、攻击敌人的作用将难以估量。可是,自愿军先进严谨求实的看待战果,对未经严酷核实的战果坚决不上报。革命老先辈这种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作风让人景怀!我军为什么生长壮大,从胜利走向胜利,就是坚持一切从现实出发,实事求是的抓建设、打胜仗。这是我军的红色基因和传家宝,是我军克敌制胜的强盛精神气力。若是我们今天能够核实昔时自愿军这个重大战果,不光能更好地宣传英雄的事迹,传承庆幸的传统,也是对昔时浴血奋战的自愿军义士和革命老先辈最好的纪念和思念。

  我父亲徐炜将军在龙源里阻击战中任337团政委。为了传承红色基因,宣传革命老先辈的英雄事迹,在写他的传记时,我曾就这个问题采访过时任337团6连指导员的祝再馨同志(曾任114师副师长),他回忆了那场战斗经由:

  ……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心情是?

  再版的《磨砺》一书,据此加进了击毙美军上校的战斗经由,这是本书内容的主要富厚和完善。掩卷付印之际,我的心情久久不能清静:击毙美军上校这件史实直到六十七年后的今天才得以确认和公然,昔时到场龙源里战斗的自愿军大部门都不在了,但岁月的流逝不会湮没他们的战果,新一代武士将永远铭刻自愿军的英雄业绩,以他们为模范,传承红色基因,发扬庆幸传统,在革新强军的征程中缔造出越发辉煌光耀的绚烂!

  这两个方面的信息虽有一定参考价值,且大部门内容与老同志的回忆相吻合,有的如敌方行动还更详细,但都是间接的,当事人都没有亲眼见到这名被击毙的美军上校遗体,因此也不能作为证据来证实。纪实文学不是小说,不能虚构,必须要有事实为依据。更况且这是自愿军重大战果公然披露,必须象老先辈那样严谨求实,在没有证据证实之前,不能做结论。以是我只是将美国人和日本人有关龙源里战斗中美军的行动和对我军的评价等有关内容写到《磨砺——徐炜将军的战斗历程》(以下简称《磨砺》)书中,以此来证实我军的英勇顽强和战斗胜利,但击毙美军上校的内容照旧没有写到这本书中。

  为打开南逃的退路。11月29日上午,敌在向我坚守葛岘岭高地的1营阵地攻击受挫后,北援的美军经侦探发现,龙源里村北主路三叉路口向右拐,与南下顺川主路相通,沿着此门路攻击,即可从侧后攻击我1营葛岘岭阵地,亦可与南逃的美军汇合。在召唤空中支援后,美军在一名上校的指挥下,在飞机和炮兵、坦克的掩护下,立刻沿这条路向我2营先遣分队坚守的143高地提倡攻击。

  为了做好这件有意义的事,我采访了几十名昔时到场战斗的老同志,他们都很支持我这个想法,认真地回忆了昔时战斗的情形。时任团作战顾问的张浩畔同志(曾任113师副师长)剖析说:143高地在1营阵地左前侧,敌攻破这个高地,就可绕到1营阵地后侧提倡攻击。若是1营阵地失守,南逃北援之敌就能汇合,龙源里这道闸门就会打开。因此,143高地是双方的争取点,美军高级军官到现场指挥也是有可能的。而且美军有制空权和重型火炮,2营主力虽有重机枪和迫击炮,但他们其时在三所里支援338团打还击后正急行军往这边赶,还没到达,而坚守143高地的分队只有步枪、刺刀和手榴弹,杀伤规模有限,因此,美军官在他以为的宁静距离内没做任何防护,就直接在公路上的吉普车指挥。

  《磨砺》一书由解放军出书社出书后,受到宽大官兵的接待。我到老队伍和干休所去送书,许多熟悉龙源里阻击战的老同志看了《血战龙源里》一节,都为这个重大战果没写到书中感应遗憾。朱冬民也收到了我的书。今年春节后的一天,他来电话告诉我:“核实击毙美军上校的战果有希望了。”

  一是被美国人称为最岑寂、最客观、最犀利的美国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两度普利策奖得主哈伯斯塔姆在《最严寒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道,美38团坦克手梅斯回忆说,11月29日上午,在葛岘岭山口以南,有一名美军上校(美骑1师团长)过来让他驾驶坦克返回去(向自愿军进攻)。梅斯的回忆证实:确有一名美军上校在山口以南指挥,以须要宁静的距离判断,其位置应在龙源里村四周的坦荡地,而该地距143高地南侧不远。但此书没披露这名上校厥后的行踪。

  原题目:寂静六十七年的战绩揭秘

  老同志的剖析,说明击毙美军上校是切合其时战场现实的,他们昔时也听说过击毙美军上校的这件事,但都没亲眼见到。以是,虽然老同志讲的情形比力客观,但都不能证实这个战果。我又查阅有关史料,也没找到这方面的内容。我体会到核实这个战果的难度,昔时在战场上都很难做到,几十年后再想核实就更难了。

  书中第333-334页,记述了昔时在龙源里率领英国皇家陆军第27旅密德萨斯营支援美军作战的曼上校的回忆,曼上校说:“1950年11月29日上午,先遣连通过龙源里村,到达山脊最高处停下,在门路向路沟倾斜的一侧是一辆充满弹孔的吉普,内里躺着美国陆军上校和司机的遗体。

  (胡中乐,《万岁军》剧本编剧,现为中外洋交笔会理事)

  祝再馨回忆时说:“我连战士追击美军冲到山下公路时,发现被打死的敌军官是一名美军上校,因战斗竣事时,几架“油挑子”(美F-84战斗轰炸机)飞来扫射轰炸,队伍为宁静,迅速撤回阵地隐藏,未能实时扫除战场,厥后再扫除战场时,没见到遗体(已被美军抢走)。因此,团里没有作为战果上报。”

  那是我在寻找张成福义士的照片时(见2015年12月3日解放军报),找到老战友朱冬民。他1976年曾任6连1排长,那年听老指导员祝再馨讲传统后,他就很是想把这个重大战果搞清晰。近年来,中央关于要掘客好运用好队伍的红色资源,传承红色基因的主要指示,更坚定了这名对革命先烈无比崇敬,对人民军队无比热爱的老兵的信心。

  击毙美军上校,是1950年11月29日,抗美援朝第二次战争中,我自愿军第38军337团在西线龙源里阻击战的重大战果。

  紧迫时刻,顾问卢嘹亮(曾任113师副顾问长)陈诉,“2营主力赶到了!“下令迅速睁开”。徐炜指着143等几个高地说,“让他们立刻抢占有利地形,侧击敌人,把三叉路口卡死。6连配属营机枪连,在143高地组织还击,夺回高地前沿阵地。”

  二次战争中,东线的自愿军27军也在新兴里击毙了美31团上校团长麦克莱恩。原27团体军编史办主任张克勤同志说:“麦克莱恩上校不是在战斗中被就地击毙的,而是在他负伤后被送到东京美国陆军医院,4天后抢救无效殒命的。”337团击毙的这名美军上校,是自愿军在朝鲜战场上唯一在战斗中就地击毙的美军军衔最高的指挥官。

  我怀着兴奋的心情来到北京。阳春三月,北京外国语大学院内阳灼烁媚,春意盎然,桃红柳绿,书声琅琅。今天的幸福生涯真是来之不易呀!在北外宽敞明亮的外教楼里,朱冬民拿出一本厚厚的英文书,这是英国官方战史《朝鲜战争的英国到场》,书的封面是一名英国军官在指挥英军炮兵射击的图片,图片中的榴弹炮闪着白光,冒着黄烟;远处的一座座黄褐色山峰,就像是猛火焚烧过的残灰和焦土,好像是亘古的荒原。

  朱冬民告诉我,他认真阅读了美国人和日本人的书,发现他们对英军在龙源里支援美军作战的经由都有记载。特殊是日本人的书中写道:“英军已在葛岘岭南侧受阻。营(英军密德萨斯营)沿途北上未发生情形,但在葛岘洞西侧的三叉路口向右一拐,突然遭到迫击炮和机枪火力的杀伤,损失严重,损失了攻击能力。”日本人讲的英国人攻击的所在就是6连坚守的143高地前。凭据这个线索,朱冬民通过在日内瓦团结国总部事情的朋侪找到了这本英国官方的战史的第一册书,并请外籍西席教将龙源里阻击战这一节的文字翻译出来,从中有了重大发现:

  抗美援朝二次战争最先后,337团配合兄弟队伍打下德川,又一夜行军145里到达三所里后,第二天深夜衔命急行军,于越日破晓先敌占领龙源里,堵住了数万名南逃北援之敌。

  克日,我看到老战友胡中乐写的《万岁军》影戏文学剧本,倍感兴奋,热血沸腾,他倾透了几十年的心血完成此稿。38军在抗美援朝二次战争中,誊写惊天地、泣鬼神的豪爽壮举,成为“最可爱的人”。彭总电令“三十八军万岁”!此战,我自愿军各队伍致使美军两大主力王牌:美第1骑兵师遭到重创,美第2师受到扑灭性攻击,促美溃退至三八线。人们称这是“美国陆战史上的最大北绩”,“改变了历史历程”,成为天下战争史上的经典之作。

  38军在龙源里击毙美军上校

  就在我对此一筹莫展时,一个无意的时机,使事情发生了转机。

  这名上校可能就是让美38团坦克手梅斯驾驶坦克返回去的谁人美骑1师团长。(《最严寒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第423页)

  此时,在葛岘岭高地团指挥所的徐炜正用望远镜视察着战场动态。险报接踵而来:“2营先遣分队的前沿阵地失守,敌正攻击143高地,敌占领1营阵隧道路劈面的小山包,主阵地受威胁。”徐炜十分焦虑,此时337团阵地南北之敌相距不足800米,而2营主力未到,仅有的准备队2连也已进入北面的警戒阵地与敌相撞,徐炜手中已无兵可用。若是敌攻破143高地,1营阵地就很难守住。他决议抽调警卫团指的军力,让警通连副连长周秉修(曾任38军后勤部副部长)带2个排做好支援143高地的准备。

  (作者:徐鲁海、原武警云南总队政治部主任、大校。)

  143高地在三叉路口东侧,与葛岘岭高地隔路南北相望,控制着南下顺川墟落主路的出口。6连在连长稽月才、指导员祝再馨的指挥下,勇猛地插至敌侧后,快速设置了反坦克和机枪阵地,从高地居高临下提倡还击,敌先头坦克被击毁,正面遭突然攻击,侧后遭火力攻击,进攻之敌迅速瓦解,扔下遗体和装备,向龙源里以南溃逃。此次还击,炸毁敌坦克1辆,祛除美军步兵30余人,击毙美军上校一名。

  由于这本书没在海内公然出书,获得这个信息后,我又通过友人到英国查询:本书是1995年6月由英国皇家文书局出书的。他还在英国的互联网上查到了英文书名和作者,证实本书是英国官方正式文献。曼上校是亲眼看到被击毙美军上校遗体的当事人,他的回忆可以直接证实这个战果。

  二是日本陆战史研究普及会出书的《朝鲜战争》一书中,也讲了美军在龙源里遭到自愿军的极重攻击,伤亡惨重,虽没点明美军上校阵亡,由于日本宣传要看美国的眼色,但也谈到战斗中,美军“师顾问长以下(指挥官)今后以后不知道新闻。”在朝鲜战争中,美军中有许多日本情报官和翻译及日裔美国武士,因这天本人掌握史料的照旧比力准确的。

  作者:徐鲁海 (原创)

  被击毙的美军上校可能就是让梅斯驾驶坦克返回去的谁人美骑1师团长,美骑1师是美国陆军历史最悠久的王牌师,号称美国“开国元勋师”,官兵都佩带着马头图案的臂章。骑1师上校指挥官被击毙,是美军的羞耻,对美军的震撼和士气及在国际上所造成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美军对外从不提美上校在龙源里阵亡的事,倒是昔时在龙源里亲眼眼见美军上校遗体的英国人说了真话,才证实了自愿军这个重大战果。

责任编辑:初晓慧

经常账户余额常常是一国经济国际竞争力和一国金融资产国际吸引力的有效指标。

至此,本赛季西甲冠军争夺尘埃落定,马竞以90分,时隔18年之后再次夺取联赛冠军。

当前文章:http://x6hjp.moicha.com/buafu.html

发布时间:2017-11-21 01:46:55

北京pk10官网直播  iphone8手机  浙江11选5中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黑彩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非凡彩票网  新疆时时彩春节休息吗  北京快3彩票控追号计划  北京11选5高手吗  彩票湖北快三开奖  幸运28大赢挂机模式